文化生活

小路

作者:  信息來源:拂曉報  發布時間:2019-06-28

“一條小路曲曲彎彎細又長,一直通往……”每當人們看到“小路”這樣的標題,就會自然想起前蘇聯同名歌曲的歌詞。可我心愛的這條小路,既不曲也不彎,而是筆直筆直不太長,緊緊連著我的老家安徽省碭山縣的“宋屯”及其正北的“蘇集”兩個村莊。我之所以對它情深意切,是因為這條小路全由代表著古碭山故黃河歷史的細沙積淀而成,也是從我開始有記憶能力的1949年起,最愛去的“游樂場”。

 這條無名小路也曾給我帶來過煩惱。1954年我去三官廟小學參加初小升高小考試的那天,必經這條小路,然而小路卻像一條水溝一樣,因它地勢低洼,大雨過后許多天都會是這樣。我蹚著水走,蹚著蹚著,突然“噗通”一聲,墨盒掉水里了。那時候沒有瓶裝墨汁,都是買墨碇在硯臺里用水研磨成墨汁,再倒進放有棉絮的墨盒里,用寫小楷的毛筆蘸著墨盒里的墨汁撰寫作文。從水底摸墨盒耽誤了好大會,等我跑到考場,已經開考好長時間了……

 雖然從1959年我就離開家鄉,外出求學、工作,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調回家鄉工作,都再也沒在原來的村子里居住了,可我對這條小路依然情誼濃濃,因為每年都要踏著這條小路,到前輩的墓地去掃墓。只要走在這條小路上,孩提時代的樁樁趣事,便會一幕幕地“過電影”,其樂無窮。有時,即使不掃墓,也特想到這條“原汁原味”的不能再“原汁原味”的小路上來回走上一趟,好像走上去,我仍是“小孩”一樣。可話也得兩說著,從我青春年少到年富力強,再到年逾古稀,這小路給我帶來的比“水底摸墨盒”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煩惱,卻也不少。且不說晴天走過它全身一層土的情景,單說雨雪過后扛著自行車跋涉,開車在路中“馬陷淤泥河”的情景,真的記不清有多少回。然而每每煩惱過后我都這樣想,好長時間不來一次,為了掃墓,再苦再累也值!我依然無悔無怨地鐘愛著這條小路,包括路邊的一草一木。

 2019年4月5日是清明節,我和從鄭州返鄉掃墓的二姐一同進入這條小路時,眼前豁然一亮:一條光滑平坦的水泥路展現在我們面前!從70年前開始就儲存在我腦海中的那條沙土小路一去不復返了。我和二姐興奮地下車在嶄新的水泥路上步行,二姐問我:“你小時候常說,一趴在這小路上就能聽到小路說話,現在趴趴看,還能聽到嗎?”我回答:“現在不趴,就聽到它說話了!”“說的啥?”“它說,美麗鄉村建設——有我!”

王鴻任


皖公網安備 34130202000066號

浙江11选5走势图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