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釋放穩定市場預期信號 外匯風險準備金率調回20%

作者:  信息來源:每經網-每日經濟新聞  發布時間:2018-08-06

  每經記者 張壽林 每經編輯 陳旭  

  近期受貿易摩擦和國際匯市變化等因素影響,外匯市場出現了一些順周期波動的跡象。從美元對人民幣匯率來看,中間價持續走高,近3個月升幅超過4000點。央行公告指出,這一調整意在防范宏觀金融風險,促進金融機構穩健經營,加強宏觀審慎管理。

  央行表示,下一步將繼續加強外匯市場監測,根據形勢發展需要采取有效措施進行逆周期調節,維護外匯市場平穩運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提高企業遠期購匯成本

  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以市場供求為基礎,有貶有升,彈性明顯增強,市場預期基本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和外匯供求也大體平衡。

  從美元對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變動來看,今年以來變動軌跡呈平緩U型。1月初到2月初人民幣穩步持續升值,美元對人民幣中間價從6.5接連走低至6.28左右。隨后在2月初到4月末處于小幅雙向波動階段,維持在6.3左右。此后自5月開始,該中間價逐漸走高,近期連續突破6.7、6.8,在岸市場一度逼近6.9,離岸市場曾突破6.9。基于此,有關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是否“破7”的討論近期也有所升溫。

  針對這一問題,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指出,其實具體的點位本身沒有太大意義,關鍵是市場情緒。人民幣匯率通常是市場衡量中國經濟走勢的重要指標,如果短期快速貶至7,會嚴重影響市場情緒,引發恐慌性的資本外流和購匯行為,對國內資產價格形成打擊,進而沖擊金融穩定。所以重要的不是能否“破7”,而是市場情緒不能破。

  王有鑫分析,考慮到三季度美聯儲大概率還要加息,人民幣匯率短期還有下行壓力。因此,為了保證留有安全空間和余地,有必要采取逆周期調節措施。

  遠期售匯業務是銀行對企業提供的一種匯率避險衍生產品。企業通過遠期購匯,能在一定程度上規避未來匯率風險,但由于企業并不立刻購匯,而銀行相應需要在即期市場購入外匯,這會影響即期匯率,進而又會影響企業的遠期購匯行為。

  這種順周期行為容易演變成“羊群效應”。2015年“8·11”之后,為抑制外匯市場過度波動,人民銀行將銀行遠期售匯業務納入宏觀審慎政策框架,對開展代客遠期售匯業務的金融機構收取外匯風險準備金,準備金率定為20%。

  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簡政放權、創新驅動戰略等深化實施,中國經濟增長協調性進一步增強。跨境資本流動和外匯市場供求恢復平衡,市場預期趨于理性。2017年9月人民銀行及時調整前期為抑制外匯市場順周期波動出臺的逆周期宏觀審慎管理措施,將外匯風險準備金率調整為0。

  近期受貿易摩擦和國際匯市變化等因素影響,外匯市場出現了一些順周期波動的跡象。王有鑫認為,調整外匯風險準備金率的措施主要有兩個目的,一是提高企業購匯成本,抑制遠期購匯行為;二是釋放政策穩定信號,表明央行調控意圖和態度。目前,匯率穩定在貨幣政策目標中的排序略低于經濟穩定發展。因此從這個角度看,只要沒有跌破潛在的風險底線,央行一般不會輕易出手干預外匯市場。

  不會放任匯率大幅貶值

  央行新聞發言人指出,對遠期售匯征收風險準備金并未對企業參與外匯遠期、期權、掉期交易設置規模限制,也沒有逐筆審批要求,更沒有禁止企業開展這類交易,顯然不屬于資本管制,也并非行政性措施,而是宏觀審慎政策框架的一部分。

  具體來看,人民銀行要求金融機構按其遠期售匯(含期權和掉期)簽約額的20%交存外匯風險準備金,相當于讓銀行為應對未來可能出現的虧損而計提風險準備,通過價格傳導抑制企業遠期售匯的順周期行為,屬于透明、非歧視性、價格型的逆周期宏觀審慎政策工具。

  外匯風險準備金由金融機構交存,不對企業。上述新聞發言人指出,為滿足交存外匯風險準備金的要求,銀行會調整資產負債管理,通過價格傳導抑制企業遠期售匯的順周期行為,對于有實際套保需求的企業而言,影響并不大。

  對于風險準備金具體如何收取的問題,王有鑫以2015年10月央行動用該政策時為例介紹,當時“8·11”新匯改后市場對人民幣匯率貶值預期比較濃厚,企業遠期購匯規模較大,商業銀行為了控制外匯風險敞口而選擇在即期市場進行反向操作,導致即期市場匯率進一步貶值,出現了順周期行為。為了控制貶值預期的自我實現,央行決定對商業銀行的遠期售匯業務征收20%的外匯風險準備金。準備金按月繳存,當月額度為商業銀行上月遠期售匯簽約額乘以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商業銀行需將外匯風險準備金繳存至央行上海總部的專用賬戶,凍結期1年,利率為零。

  王有鑫指出,此次重啟外匯風險準備金充分說明,雖然監管層對匯率波動容忍度提高,但不會放任匯率大幅貶值不管。央行擁有豐富的經驗和充足的工具穩定匯率。如有必要,央行可再次啟用逆周期調控因子、對境外人民幣存款實施穿透式管理、對QFII和RQFII資金匯出實施總額控制和鎖定期管理等。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穩定運行應保有信心。

皖公網安備 34130202000066號

浙江11选5走势图top10 单机捕鱼达人2下载 大学旁边可以做什么生意赚钱 哪里买云南时时走势图 河南快三遺漏 幸运农场 3d玩法技巧 时时彩稳赚金诺软件 福建快三官网下载 沙巴体育比分结算 时时彩定位胆大小规律 贵州11选5走势图表l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一牛 nba比分直播即时 v8彩票app下载 在海口开小车快修电 赚钱吗 安徽快三